8848hr,巅峰培训网

Home | 管理咨询 | 职业认证 | 公开课 | 企业内训 | 培训师资 | 培训搜索 | 北大研修 | 清华研修 | 分类广告 | EDP

巅峰培训论坛 > 谈天说地 >
你必须先进行登录 才能发贴,注册新会员请点这里.
今日贴数:6161 |主题总数:4822 | 帖子总数:6284 | 会员总数:2308

最新贴子 |  热门贴子 |  搜索贴子 
  本版搜索:  
    您是本贴的第 30472 个阅读者  
  主题:最高法为武汉8名“造谣者”正名?扯淡! 2020/1/29 15:52:53  
   牛人
   等级:论坛骑士(三级)
   积分:4984分
   注册:2006-8-14
   发表:1426(968主题贴)
   登录:1708
1  
最高法为武汉8名“造谣者”正名?扯淡!
     
    
     1、最高人民法院公号《治理有关新型肺炎的谣言问题,这篇文章说清楚了》本篇是最高法下属部门“新闻传媒总社”唐兴华个人的署名文章、观点表达,我认为总体算是平和之作。将之作为最高法权威表态、甚至视作“正名平反”是不是有点一厢情愿?至少官方网(www.court.gov.cn)并没有发表此文。
     官方网站发布的周强院长最近的表态是:1月28日院党组专题会议:严惩借机造谣传谣犯罪行为,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2、人民日报微博或微信公号一篇普通的时评稿件,也常常被一些人冠以是“党报认为”、“权威观点”。实际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3、唐兴华论述的指向仅是以本次武汉8名为代表的“民间谣言”,那就有了个预设前提:民间“造谣者”提前预警的行为~在之后被发现~客观上有利无害。然后再在这个范围内讨论“谣言”如何定性、要不要打击,如何打击。
    
    
     4、唐兴华认为:本次武汉公安机关处罚8名“造谣者”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不过“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了。—— 这个道理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要知道,公安机关不是卫生部门,在权威的卫生部门还没有确认相关疫情之前,公安人员大概率(今后)继续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才是维持这个复杂社会稳定的可操作办法。如果法律都不械地适用、灵活处理,恐怕问题会更大——古今中外这都是有教训的。
    
    
     5、唐兴华认为:只要信息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 这个道理完全可以理解。但是,绝大部分情况只能是马后炮。这里面有个逻辑悖论:假如当初相关部门采信了8人“谣言”立即动员,把疫情扼杀在苗头、控制在小范围,那也就无法证实这次疫情的危害程度,那么这8人最终还是要被冠上“造谣者”的罪名。
     ……
     “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说起来简单合理,这其实也很难、很复杂。比如:有的运动健身公号发布的健身文章,缺乏科学性,使某些受众身体带来损伤~甚至是不可逆的;某些养身网站传播伪科学,让人形成错误习惯~甚至危害终身;某些专家老师发布讲课培训视频,传播并不严谨的数据和方法,误人子弟……这类问题怎么算账呢?
    
    
     6、关键问题是:凭什么认为某人(这8人)说的是真相?难道说是个人估计一下,就可以让社会动员起来?凭什么啊?他是医学专家~采集了多少病例样本?做了多少实验数据?还是活半仙~拿着手机掐指一算?你信~我管不着,要全社会都来信,这真的有可行性?很显然,不可能。还是得以权威机构调查研究、官方发布为准。这就注定了会慢一点。要知道他们发布“谣言”的时候跟当时情况是不符合的,不能因为后续发展严重了就说他们不是造谣,甚至洗地说他们是预言家~该致敬,瞎猫撞死耗子的事情在一些人眼里都成大预言家了。荒唐!(总有些人是不能理解这个逻辑的,他们还是愿意致敬)。
    
    
     7、唐兴华所谓“解决谣言问题,依法处理是治标,信息公开是治本。”—— 这个道理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属于正确的废话。武汉警方就是依法处理、信息公开。在如今纷繁复杂的信息社会里,理想情况应该是把“谣言”的判断权和处罚建议交给相关主管部门,再由警方实施。这个体系,显然是需要一个系统工程才能建立起来的。社会治理,还差一大截。
     ……
     现在都是实名制上网,或许可以借鉴“驾照”模式:扣分、罚款、坐牢。建立造谣传谣管理机制。
    
    
     8、唐兴华所谓:遇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要坚定地相信群众的大多数。—— 这个道理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属于政治正确的官话。很多突发事件,萌芽时期只是少数人了解一点情况。权威、专家、政府领导,都是事后诸葛亮。群众的大多数~更是吃瓜。
     ……
     按照某些网民的逻辑,出现不明原因病情,就应该足够重视(这当然政治正确了,但是~)什么叫“足够重视”呢:第一时间关停市场、隔离可疑人员、封城、各种应急响应都到顶,免得又会死好多人!……可是他们不知道中国其实每年有多少不明原因肺炎、不知道中国每天有多少人死于疑难杂症、不知道全国每年因装修污染引起的死亡人数已达10万人,如果每个病例都在不分青红皂白时就这样定格处理~中国每年365天都得封锁,中国人集体封印得了。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城市,在出现个别不明病例、还没有权威鉴定结论前,凭什么发布重大疫情预警?凭什么封城?靠猜的马后炮来,有意思吗?
    
    
     9、唐兴华所谓:我们宁可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宁可把对群众的警示讲得更严肃一些,宁可把局势形容得相对严峻一些,以此激发起群众对公共卫生事件的高度重视。—— 这个道理完全可以理解。事后回顾当然可以这么说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不可能这样执行的,这就是经典故事“狼来了”的悖论。估计也还是很多人不能真正理解。
     ……
    
    
     10、最高法唐兴华此篇,我认为值得肯定的一点是:试图把谣言的起源、分类和标准给界定了;否定的一点是:还是太粗糙,但毕竟这不是规范性文件,作为一个个人观点的署名文章,也没什么好指摘吐槽的,只能这样。中国公法问题总是这样。
     对于公民言论自由也应该有明确的审查标准,给执法者太多的自由裁量,这类事情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向八名“谣言”发布者致敬》半天10万+怎么看?
    
     武汉疫情的一个重要背景:全球流感高发!
    
     新冠肺炎疫情会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
    
2020/1/29 15:52:53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牛人
   等级:论坛骑士(三级)
   积分:4984分
   注册:2006-8-14
   发贴:1437(974主题贴)
   登录:1708
2  
正名,有这么正的吗?该如何纠错?
     平安武汉,官方微信1月29日14点发布:
     【情况通报】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随后,多名网民举报有人在网上传发不实信息。为查明情况,公安机关先后对8名行为人进行了调查、核实。根据调查情况,8人分别传发了“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7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因上述8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如果要纠错,应该是:
    
     1、以官方身份发布、并明明白白得说清楚:8人分别是谁?为什么而正名?取消错误处罚么?甚至应该表示道歉吧?然而,并没有这样做。如果最高法是要正名,有这么正的吗?
    
     2、是不是应该追究:武汉市场监督管理局是否玩忽职守?动物检疫部门是否玩忽职守?
     野生动物保护法,武汉实行的怎么样?(但是有确凿的科学依据吗?到底是吃蝙蝠~还是吃蛇搞出的?~查看详情
    
    
     3、疫情报告制度,执行的怎么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条: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和采供血机构及其执行职务的人员,发现本法规定的传染病疫情或者发现其他传染病暴发、流行以及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时,应当遵循疫情报告属地管理原则,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或者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内容、程序、方式和时限报告。
    
     疫情预警制度,如何优化?
     先有病人病状,才有病毒研究,才能相应预警。
     如果要求先接触到病人的一线医生认识到后来才发现的“新型”,那么疫情预警就必然会慢;
     先提出预警问题的人,就必然是造谣传谣。今后,医生提出了疫病警讯,正常情况政府应该派专家联系他好好调查实情,如果真是造谣再处理。但是,就像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地震监测人员、县市级地方政府无权发布地震预警信息一样,医生个人、医院、县市政府都没有权力发布疫情信息(除非获得授权),否则就是违法(现有制度下)这一点应该是明确的。
     至于制度是否需要修改,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
     政府应该筹划未来的阶段性和战略性的制度安排:新型病毒疫情具有不确定性、危险程度和危害过程尚难准确判断,挑战社会整体的风险治理和应对能力,这是新型传染病的不同之处,也是目前制度难以适应的地方。
     “如若一开始就引起重视”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何以至斯?——事情发生后回顾,这么说这当然是人之常情。所以,武汉市政府对这8名发布信息者,伦理上和社会情感上,欠一声道歉。
     但这里面有个逻辑悖论:假如当初相关部门采信了8人“谣言”立即动员,把疫情扼杀在苗头、控制在小范围,那也就无法证实这次疫情的危害程度,那么这8人最终恐怕还是要被冠上“造谣者”的罪名
    
    
     4、试想一下,如果回到事件的开始,当最初有人意识到可能大难降至的时候,按照当时的实际情况,要怎样做才能合法合规地发出警报~让大家做好准备,以尽量减少之后的灾难发生?(要避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时医院已有多例了,就是说已经在扩散了)。
     需要反思的是:今后再次面对“不明”的时候,该怎么办?唐兴华说:我们宁可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宁可把局势形容得相对严峻一些。我也赞成!但事实上不可能真做到,因为谣言事实上太多了。有的即时可以辟谣、有的需要专家或权威部门配合、有的则是“不明”……这就需要相关部门优化舆情管控制度,如何把握分寸,也考验基层执法者智慧。要知道中国是一个有大量人相信吃木瓜丰胸、喝核桃饮料补脑、用量子水杯喝茶能保健、解冻民族资产能发财、深夜排队抢购双黄连……群众基础厚实的社会。(疫情之下,做点防骗“独立思考”不要乌合之众的恐慌与狂欢
    
     5、考虑到该类谣言在客观上对一定范围群体自我保护意识的提高有一定积极影响,且澄清该类事实较为容易,执法机关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制度上和执行上,应该如此。
    
2020/1/29 16:19:32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删除该贴  
   牛人
   等级:论坛骑士(三级)
   积分:4984分
   注册:2006-8-14
   发贴:1437(974主题贴)
   登录:1708
3  
事情正在起变化!
     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李文亮在微信同学群里发了条消息:华南市场确诊了7例SARS!一个小时后,他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1日,其成为武汉警方通报传唤处理的8名造谣者之一。1月3日,其被警方训诫。
     2020年1月7日,李文亮开始收治肺炎病人,1月10日中午开始咳嗽、11号发烧、12号住院。他1月14日转往呼吸科隔离病房,2月1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月6日晚在武汉去世。
    
     今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李文亮医生在抗击疫情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幸逝世,引发网友刷屏关注。
    
     (面对汹涌舆情,外媒正在带节奏,也印证了《向八名“谣言”发布者致敬,半天10万+怎么看?》2楼第7条的说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官方终于回应了公众关切,也让人们对还原事实真相抱有期待。
     还原真相,就能稳定人心;
     呵护正义,就能凝心聚力;
     捍卫法治尊严,更能凝聚起团结一心的强大力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20/2/7 18:20:35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删除该贴  
   牛人
   等级:论坛骑士(三级)
   积分:4984分
   注册:2006-8-14
   发贴:1437(974主题贴)
   登录:1708
4  
李文亮之死背后的几个真相!别忽悠吃了人血馒头
     李文亮走了,这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在全民抗疫的当下,作为较早预警并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他的离世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对此我们深感悲痛!
    
     但是在李文亮之死背后,有一些真相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我们应该保护他的声誉,谨防那些半夜发文猫哭耗子的人来吃他的人血馒头,什么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哈佛降半旗,命名基金会……等等颜色革命的老套路都来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只不过这一次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儿,令人作呕。
    
    
     一、李文亮为什么会死?
    
     说真的,看到李文亮逝世的消息,我真的感到很意外,很震惊!因为根据早期公布的新冠肺炎的死亡案例来看,大多是身体素质差,带有并发症的中老年人,而像李文亮这样年仅34年的青壮年,身体素质尚好,免疫功能如果不是被破坏的话,是不应该逝世的(青年人死亡率不到1%)。
    
     但是我回忆了一下,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他的采访,又觉得释然了,因为他在那篇采访中提到,他服用了大量的西医,包括抗生素、激素和抗病毒类药物。其中有一种药很贵,而且用量很大,每天需要花费五六千元。
    
     当然这个花费跟最近谣媒说成是24小时见效的特效药的瑞德西韦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瑞德西韦据说要四万元每100CL,比黄金贵多了,比抢银行还赚钱。而且请注意,这是一款专门研发的抗埃博拉病毒的药,还是没有通过临床验证的(目前应急是自愿试用)。我不建议新冠病人用这种药,因为很可能不是花钱买命,而是花钱买死。《武汉病毒所为何(要\能)抢注瑞德西韦药DE专利?(第3楼)
    
    
     昂贵的西药会给病人带来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一方面是抗生素和激素等西药会给人的身体带来伤害,是药三分毒,西药的副作用尤其大,我在昨天的文章里面就说了,非典期间北京的病人用西药一半多留下了后遗症。另一方面是由于经济压力大造成的焦虑,同样会破坏人身的免疫系统,甚至让人产生绝望和轻生的念头。每天近万元的治疗费用绝不是普通工薪家庭可以长期负担得起的,只要是穷过的人就会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这种煎熬本身就会让病情恶化,直到生命被摧毁。
    
     李文亮是在1月8日接诊一位82岁的病人时感染新冠病毒的,1月10日开始出现发热等症状并接受治疗的,迄今已经有28天。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如果他不是一直服用西药,而是尝试一下中药,是很有可能治愈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03年非典期间,邓铁涛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当时他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收治了73例SARS病人,在他的努力下,取得“零转院”“零死亡”“零感染”的“三个零”的成绩。他的一个弟子邓迎秋,夫妇两人都是医护人员,在接诊过程中感染了非典病毒,后来吃了他开的中药,仅仅过了十来天就康复了,继续奋战在抗击非典的战场。其实是他们这种感染非典后康复的医护人员,是抗击非典的狙击手,因为他们身体内产生了抗体,不会再害怕非典病毒。而西医治疗的非典患者,很多留下了严重的“非典后遗症”。
    
     在这次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中,中医同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取得了良好的战果。据统计,截至2月5日零时,4个试点省份运用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病例214例,3天为一个疗程,总有效率达90%以上,其中60%以上患者症状和影像学表现改善明显,30%患者症状平稳且无加重。
     其实,全国各地都用运用中药治愈的案例,广东开发出来的“肺炎一号”疗效比瑞德西韦靠谱多了,但是却没有媒体争相宣传,媒体宁愿刮起双黄莲旋风,制造瑞德西韦的各种谣言,也不来宣传“肺炎一号”这款对症中药。
    
     可以说,李文亮之死,表面上死于新冠病毒,实质上是死于过量服用西药。当然还死于他的疏忽大意。作为医生,他比普通人更早知道了武汉肺炎的疫情,他在2019年12月30下午就在微信群里提醒同事和同学预防疫情,可是他自己却没有做好防护措施,他在1月8日接诊那位82岁的老太太时,不幸中招了,这个本来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二、谁是第一个“吹哨人”?
    
     今天大部分的媒体在报道李文亮离世时,海外媒体都在强调他的“吹哨人”的身份,但是没有一家报道他是一名共产党员。“吹哨人”的说法来自海外,三天前,德国媒体《法兰克福汇报》发表题为《他敲响了第一次警报》(Er schlug als Erster Alarm)的署名文章,在文章中作者把李文亮医生称为“英雄”(Held)。并向李文亮在内的8名“造谣者”所做出的努力表示由衷的钦佩(bewundernswert)。
    
     后来英美澳媒体开始称呼李文亮为“吹哨人”,出口转内销,新媒体等纷纷给李文亮冠以“吹哨人”的称号,无上荣誉加身,请问大家有多少人知道发现并上报疫情的张继先医生?有多少人知道第一个倒在了抗疫第一线的宋英杰医生?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面这篇报道的标题就给李文亮贴上了“吹哨人”(Whistleblower)的标签。但是外媒把李文亮贴上“吹哨人”的标签,并不符合事实。
    
     昨天湖北地方政府给予了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同志记大功的奖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很显然,第一个上报疫情,吹响口哨的是张继先同志,而不是李文亮。为什么是张继先?
    
     我们来看看张继先的报告疫情的时间表,据师伟先生所述,
     12月26日,张继先医生在接诊时发现有不明病毒引起的肺炎患者,感到蹊跷,敏锐地意识到了问题。
     12月27日,张继先及时向主管院长汇报,与此同时,医院当即向江汉区疾控中心汇报。
     12月28日、29日,又增加了4名症状相同的病人,而且全部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张继先敏锐地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即又向医院进行了报告,并建议医院召开多部门会诊。
     12月29(星期天)下午,医院研究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前往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就发了一个内部通报。
     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正式(也是首次)对外发布:武汉地区发现了病毒性肺炎,患者已隔离治疗,并指出该病毒性肺炎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武汉新冠肺炎的真正吹哨人是他!
    
     从这个时间表来看,张继先的反映是很快,也是符合专业规范的,发现疫情并及时上报,立了大功。反观李文亮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在12月30日之前就确诊了七例新冠病人之后(这七例病人显然不可能是一天之内确诊的,它接收病人的时间有可能比张继先所在的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更早),却没有及时上报,在李文亮事发后对他进行训诫,并且没在要求医护人员做好防护,院方领导明显不作为了。但是媒体从来没有关注这一点,都是拿武汉公安打压8名“造谣者”来说事儿,掩盖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领导有可能失职的事实。
    
    
     李文亮是2019年12月30日在他所在的同学微信群里发布了疫情,这七例病人都与华南水果海鲜市场有关,并在他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他发布信息的动机和目的,可能是提醒自己的同学和家人注意预防此事。这个时间比张继先上报疫情晚了三天,也在官方展开流行病学调查和武汉卫健委发布内部通报之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问题就出在这里,李文亮明明在群里提醒各位同学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但是很快就有人泄密了,他的的微信聊天纪录就传遍了全网,而且还传到了境外。境外反华势力自然如获至宝,各种谣言就编造出来了!
    
    
     谣言自然带来了社会的恐慌,武汉公安接到举报后,介入调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因为恐慌其实比病毒更可怕。按现行法律,传染病疫情的发布权限是在国务院。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民众可以随意发布这种疫情信息,那还不得天下大乱,天天都会有谣货发布各种疫情了。
     (鉴于部分人理解可能有偏差,这里格外强调一句:文章重点不是要争辩谁是疫情上报第一人、也不是凸显官方给张医生的表彰来讽刺李医生、和尊重他的网友。请不要断章取义的理解。只是讲事实。)
    
     因此,对于外媒来说,他是“吹哨人”,但是对于大陆民众来说,其实他不是,因为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就对外发布了正式公告,这个程序其实是很快的,与李文亮没有关系的。因为武汉卫健委向上级政府报告疫情肯定是在李文亮之前,从市一级上报到省一级,再上报到中央,然后再返回来,显然不可能是12月31日当天上报的。所以不能夸大李文亮微信聊天在疫情信息披露上的贡献。(这里有个问题,为什么武汉公安没有及时得到疫情信息?)
    
     李文亮肯定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尤其是居然因为这个事情上了央视,与其它七名“造谣者”一样被污名化了。但是这种被动牵连的事儿,其实也算不上很大的冤屈,也没有受到什么处分。我们也不必过于夸大他的冤情。尤其是要提防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此事来攻击政府和体制,把他塑造成反体制的英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三、提防那些吃人血馒头的境外媒体
    
     李文亮的病逝是一个悲剧,作为我们普通的群众,应该在悼念他的同时,化悲痛为力量,全心全意地打赢这场全民抗疫战争,早日消灭新冠病毒,早日解除封城和隔融,早日还我一个繁荣、奋进和自由的中国!
    
    
     但是境外反华势力不会这么想,他们非常煽情地把李文亮塑造成为一个反体制的“英雄”,唯恐天下不乱,一会儿哈佛降半旗悼念李文亮,一会儿又是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一会儿要成立以李文亮命名的基金会等等,这些熟悉的颜色革命的套路,都出来了。
    
    
     凡是把悼念李文亮的矛头指向政府和体制的文章和谣言,我们都要加以警惕!我们可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政府官员的不作为、渎职等行为,但是我们不能把这种批评扩大化,被外媒带了节奏,变成了否定体制,否定政府的颜色革命。《向八名“谣言”发布者致敬》半天10万+怎么看?(第2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哈佛降半旗?
    
     现在某些人包藏祸心,连所谓的五大诉求啥的都提出来了,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中国的抗疫形势,他们的目标就是制造恐慌和混乱,就是要离间我们的干群关系,破坏我们的全民抗疫战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一场舆论战争,那些外媒把李文亮贴上“吹哨人”的标签,塑造成反体制的英雄,跟那些抬着棺材或尸体的医闹没啥两样,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坏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他们制造出来了各种荒唐可笑的谣言,包括李文亮妻子付雪洁的公开求助信,李文亮生前蒙冤,死后遭电击虐尸,面目全非等各种耸人听闻的谣言。图片就不放了,看着犯恶心,这人血馒头吃得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大陆不是香港,不要低估了大陆人民的觉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其实,我们只要动动脑子想一下,第一个牺牲在抗疫第一线的湖南小伙儿宋英杰,年仅28岁,为什么外媒不给报道?第一个上报疫情的张继先,坚守岗位,为国家和社会拉响了第一个疫情警报,为什么外媒不说他是新冠疫情的吹哨人?多想想,我们就啥都明白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月30日下午16点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发布:
     从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18日,美国至少有1500万人感染流感,其中700万人接受过治疗,住院人数14万,死亡人数达到8200人。
     对比美国的流感病毒和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各位,是不是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有哪个国家曾向公民发出离开美国的通知?对美国游客关闭边境?有没有别国政府指责美国医疗和政府当局隐瞒数据?在他国,美国人是否像现在的中国人一样受到了因疫情掀起的排外情绪的攻击和污蔑?没有,一个也没有。这种对比,可以说,既神奇又令人不安。《武汉疫情的一个重要背景:全球流感高发!(第2楼)
    
    
2020/2/8 12:51:53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删除该贴  
1/1 页 每页 10 贴 本主题贴数 3   分页: [1] 转到
管理选项:  删除  | 总置顶  | 置顶  | 精华  | 普通  | 转移该贴到:
 
快速回复(必须登陆成功才能发表)
 用户名:  密码:
 主  题:* 不能超过50个汉字或者100个字符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空格 超级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 飞行的文字 移动的文字
 

 
  
 
高层管理者培训与发展服务网-EDPSP.com
通信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67号中央新影厂主楼5楼
联系电话:010-51656461 QQ群:13083502
巅峰培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898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