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hr,巅峰培训网

Home | 管理咨询 | 职业认证 | 公开课 | 企业内训 | 培训师资 | 培训搜索 | 北大研修 | 清华研修 | 分类广告 | EDP

巅峰培训论坛 > 谈天说地 >
你必须先进行登录 才能发贴,注册新会员请点这里.
今日贴数:5668 |主题总数:4540 | 帖子总数:5791 | 会员总数:2295

最新贴子 |  热门贴子 |  搜索贴子 
  本版搜索:  
    您是本贴的第 2040 个阅读者  
  主题:“被共产主义骗了”的任志强要如何得救? 2016-11-17 15:04:22  
   zgzx1
   等级:论坛骑士(三级)
   积分:1644分
   注册:2009-5-20
   发表:465(299主题贴)
   登录:456
1  
“被共产主义骗了”的任志强要如何得救?
     任志强的要害不在于舆论所探讨的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骗了,而是暗藏于自利利他及公私概念背后的人性认知。从起点讲,“左”对人性首先是自利的确犹抱琵琶,不如“右”来得旗帜鲜明;但从终点看,“左”反而对了,“右”反而谬矣,因为“右”并没有真正把人性自利讲透,不曾发现人更大的本质正在于利他、在于仁、在于公,人本大公“仁”人!人类的理想与美德不仅像人性首先是自利一样真实,而且远比人性首先是自利稀缺得多——因而也珍贵得多。在对人性的参悟上,如果说“左”是马失前蹄,“右”也充其量算“半桶水”!
     ——题记。
    
     作者/欧阳君山
    
    
     “竖子成名”任志强
    
       近一段时间以来,任志强先生很火。先是9月21日在微博上称自己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欺骗了十几年”,后是10月2日在博客上发表题为“新国家还是新政权”的文章,引无数网民竞注目,煞是热闹。不得不说,在舆论场上,任志强十分擅长引人注目,不仅深谙话题玄机,而且深谙投人所好,每每成为舆论焦点。但注目度不一定是美誉度,一个人如果经不起注目,引人注目就会沦为丢人现眼,甚至引火烧身。任志强气壮如牛,自以为真理在握,经得起注目,但事实一再表明,他不过是个博取眼球的舆论泡沫,说白了,世无英雄,竖子成名!
    
       这一点既表现在过去的房地产市场大论战中,也表现在任志强一手掀起的最新舆论热潮中。拿“新国家还是新政权”来说,尽管神州大地如今都在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但中共并没有把自己等同于历史,而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是在历史长河中建立了新政权。有外国人曾问毛泽东:你们是中国第一,还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你首先是一位中国人,还首先是一位中国共产党人?毛泽东答曰:你的问题好比是在问先有父母还是先有儿子,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没有中华民族,就没有中国共产党!事实上,“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原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乃中共针对蒋中正在《中国之命运》一书中提出的“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国”而来,一“新”字是毛泽东后来特别嘱咐加的,这本身就代表了中共的历史感。任志强提出“新国家还是新政权”的问题虽然也有一定的科普意义,但对问题的实质不作剖析,对问题的背景不作交待,是哗众取宠,还是有意误导公众,抑或别有用心?
    
    
     人歪曲了共产主义、不是共产主义骗了人
    
     至于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欺骗了十几年”,可能更经不起注目。毫无疑问,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导致了严重的错误,既有苏联20世纪30年代的大饥荒,也有中国“大跃进”时期的大饥荒。不承认共产主义运动的错误,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如果说欺骗,共产主义不只是欺骗了中国,而是欺骗了大半个地球;不只是欺骗了十几年,而是欺骗了整整一个时代。但把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错误一味归咎于共产主义理想,甚至“讨厌和尚恨袈裟”,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乃至全盘否定《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全世界共产党人的奋斗,无疑也是不负责任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什么理想呢?马克思恩格斯说得十分明白,共产主义“不是现实应当与之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显而易见,共产主义与其说是一种理想,不如说是一种运动,理论上讲,共产主义不会欺骗任何人。硬要说欺骗,反倒不是共产主义骗人了,而是人骗了共产主义,诚如诗人海涅所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任志强虽然强调自己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欺骗了,但似乎并不否定共产主义,尤其不否定共产主义作为信仰。早在2013年10月,任志强曾对《南方周末》谈到:“我信仰共产主义,因为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社会,至少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物质极大丰富任意取用,你还能造一个比这个更好的社会吗?”这应该不是反话正说或明褒实贬,因为任志强还明确对记者表示:“我和我身边的人,相信共产主义的仍然占绝大多数,只是大家心目中实现共产主义的道路不一样。”“秦晓(原招商局集团主席)跟孔丹(原中信集团董事长),他们的分歧,是用什么样的路径去实现共产主义。”
    
     症结原来是在于如何实现共产主义。从这一意义上讲,当前的共产主义论战有点“关公战秦琼”的问题,双方探讨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无论《环球时报》发表的反驳性社评《共产主义理想没有欺骗中国》,还是团中央宣传部长景临先生发表的反驳性文章《与任志强先生商榷》,都在宣示共产主义理想没有骗人,但任志强强调的是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骗了,尽管两者紧密相连,但实际上存在微妙的差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骗了人也不一定是共产主义骗了人。
    
    
     任志强的要害
    
     正因为双方探讨的并非同一个问题,无论《环球时报》社评,还是景临《与任志强先生商榷》,抑或群起而攻之的其他文章,似乎都没有击中任志强的要害,这可能正是任某人斗志愈发昂扬的重要原因。那要害何在?任志强标榜“我信仰共产主义”,但强调的是共产主义如何实现,这里面或有要害的蛛丝马迹。不能说任志强避重就轻甚至暗渡陈仓,把对共产主义的是非问题置换为共产主义的实现问题,因为共产主义的实现的确构成一个问题。不管任志强是否真正信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实现都是一个严重问题,都足以成为他暗渡陈仓的渡口。极其可能,任志强内心里根本不信仰共产主义,但碍于现实因素,他不得不标榜“我信仰共产主义”,但肚子里想的就是借共产主义的实现路径暗渡陈仓。
    
     那任志强认为要如何实现共产主义呢?在与《南方周末》记者的谈话中,任志强曾表示:“毫无疑问,这代人的共性,是把国家利益放在前头考虑得更多一些,不只是为了自己的事儿忙活,都是在考虑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区别可能是,孔丹更多的是‘有国才有家’,秦晓还有我,更多的是‘有家才有国’。”结合前后文看,这能够代表任志强所强调的实现共产主义的路径分歧,即“有家才有国”还是“有国才有家”的问题。这可能有些简单化,但把问题归结为“有家才有国”与“有国才有家”的对垒,确实快刀斩乱麻,称得上简明扼要,不仅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而且也在相当程度上澄清了通常所讲的“左”“右”之别,左是强调“有国才有家”的左,右是强调“有家才有国”的右。
    
     但马克思说得好,理论只有彻底,才能说服人。真正要底定共产主义的问题,家国关系的抽象度可能还不够,应该提升至通常所讲的“私”与“公”的层面,甚至进一步抽象到人性高度,也就是通常所讲的自利利他的关系层面。事实上,共产主义及相关问题,正是发源于人性自利利他的辨析。唯有真正厘清人性自利利他的问题,才能够真正澄清共产主义及相关问题——或许,任志强的要害就暗藏于此!应该是顾虑相关说法的道德化甚至政治化,任志强避讳了人性自利利他及私与公的概念,所谓“家”其实代表私、“国”其实代表公,“有家才有国”还是“有国才有家”的对垒实可化解为“先私后公”抑或“先公后私”的歧异。
    
    
     真正要利己,为什么必然转向利他?
    
     人是自利的,这一点毫无疑义,正如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所坦言:“毫无疑问,每个人生来首先和主要关心自己。”说句实在话,人不自利,“我”不关心“我”,还关心谁?!谁还关心?!任志强毫无疑问认同人性首先是自利,不只是任志强,被称为“右”的整个阵营都认同人性首先是自利,他们之所以反感甚至反对中共的道德与政治说教,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共过去动辄“大公无私”。被称为“左”的学人可能否定私有制,甚至反对市场经济,但未必就否认甚至反对人性首先是自利。但总体上可以断定,在人性首先是自利上,“左”不如“右”来得直接而鲜明。事实上,即便某些认同人性首先是自利的“左”,多半也犹抱琵琶,认为人性自利“能做不能说”,他们似乎认为人性自利不那么光明正大,甚至对人性自利有一种担惊受怕。
    
     但实际上,人性自利不只是天经地义,而且一点儿也不可怕,因为自利一出门就拐了弯,而且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向,直接从利己转到了利他。人的确自利,但自利指向什么呢?“左”没有深思,“右”也没有深思。但一定意义上,[/B]自利的指向,是比人性自利本身更重要的问题,就像共产主义的实现是比共产主义本身更重要的问题。[/B]
    
     自利指向的答案不是由经验给出的——即便见过9999只天鹅是白色的,也不能断言第10000只天鹅是白色的,经验的归纳得不到一个全称的结论——而是由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常识推导而来,这就是不能够循环“自”证——“注目礼”!
    
     由于不能够循环自证,“我”不得不走出自我,及于人,乃至成为社会人,服务于别人,从而取得别人对“我”的认同,实现“他”证,即是说,人性首先是自利,但自利要可持续,必须先利他,要不然,岂有他证?用注目礼来表达或许更方便,注不注目是由别人决定,致不致礼更是由别人决定,注目礼的一切都是别人所决定,因为注目礼整个是别人所供应,他证完全属于别人的动作,“我”不利他,别人怎么注目致礼?这就是人性自利一出门就走向了利他!还有什么好担惊受怕的?毛主席说得好:“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一个人担惊受怕,根子在理论不彻底!
    
     西方主流经济学虽基于人性,而且直接基于人性自利,但并没有真正分明自利的指向,不曾看清自利指向的正是利他,从而一失足成千古恨,不仅遗留了所谓“斯密问题”——即“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重要著作《国富论》强调人性利己而另一部重要著作《道德情操论》强调人性“同情”之间的冲突——更重要的是主流经济学一开始就误入歧途。可喜的是,斯密已接近于为人性自利的指向破题,《道德情操论》写道:“遍及所有地位不同的人的那个竞争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按照我们所说的人生的伟大目标,即改善我们的条件而谋求的利益又是什么呢?引人注目、被人关心、得到同情、自满自得和博得赞许,都是我们根据这个目的所能谋求的利益。吸引我们的,是虚荣而不是舒适或快乐。”这不正是注目礼吗?可叹的是,斯密最终还是与注目礼失之交臂,不曾明确肯定人性自利指向的就是利他。
    
     大公无私=大公大私
    
     正因为自利的指向是利他——准确说是不得不利他,因为注目礼是别人垄断供应的,一个人要实现自利,必须利他,如不能够利他,自利无疑只能是水月镜花。众所周知,老子惜言如金,但《道德经》两次惊天动地点拨赢的无上秘诀,第7章云:“以其无私,故而成其私。”第66章云:“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是不错的,一个人要成就自己的私,必须先人后己,以无我成就大我,以不争成就大争,以无私成就有私。
    
     利他方能利已、无私方能有私、不争方能大争,这得到了经验的印证。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打败“蒋家王朝”?新华门照壁上刻着毛主席手书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这绝非简单的政治口号,而的确是他老人家思考一辈子、革命一辈子、饱经沧桑的宝贵心得,所以他发自衷心地呐喊:“应该使每一个同志懂得,只要我们依靠人民,坚决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难也能克服,任何敌人也不能压倒我们,而只会被我们所压倒。”有考证甚至显示,毛主席一生的题词中,“为人民服务”出现最多。“为人民服务”就是中共的利他与无私,正因为把人民服务放在先,是人民选择了中共,中共得民心者得天下。
    
     实际上,为人民服务也是营商制胜之道。作为商界成功人士,李嘉诚先生有一句人生箴言,叫“建立自我,追求无我”,明显也是以无私利他实现利己成已的意思。通常所讲的大公无私,实质上是大无大有的大公大私、大私大公、公私圆融。马云等新时代企业家也有类似言论,你只有帮助你的客户赚到钱、你才是有价值的,才可能持续做大做强。
    
     如今市场经济风行全球,从历史长河看,市场经济也是主流,计划经济在20世纪运作了大规模的挑战,但终归于败。市场经济为什么被不同的国家、社会、文明所共同选择呢?除了通常讲的效率因素之外,症结或许也在于道德,市场经济有可能更适合于催生美德,因为市场经济内蕴着先人后己的机制。
    
     堪称西方主流经济学代表人物的张维迎先生写道:“市场竞争,本质上是为他人创造价值的竞争。”这应该毋庸置疑,不为别人创造价值,自由交换就不可能发生,何有市场?何来市场?张维迎对市场机制的另一个概括似乎更加传神,所谓“市场就是好坏由别人说了算、不由自己说了算的制度”。的确,如果好坏都由自己说了算,不仅市场乱套,社会运转都乱套。作为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不能够循环“自”证堪称秩序之元甚至万物之元,任何事物都不能够循环自证,脱离与他物的相互作用——注目礼。
    
    
     大公“仁”人
    
       正因为不能够循环“自”证,人性自利不得不指向利他,人必须通过别人才能够感受自己的存在和价值的,完成存在感的证明。这一点注定了人必须服务于人、奉献于人乃至归于大公,脚踏实地做君子,甚至可进一步讲,人本质上不是私的个体,而就是大公“仁”人。极其可能,这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人,有话为证:“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应该能够肯定,所谓“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就是说人不能够循环自证,不是私的个体;所谓“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就是说人必须与人连接在一起,是社会关系的“仁”人。
    
       启蒙思想家卢梭洞察到了人的“仁”心,并认为这构成所谓“野蛮人”与文明人的分野,《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写道:“实际上,野蛮人和社会的人所以有这一切差别,其真正的原因就是:野蛮人过着他自己的生活,而社会的人则终日惶惶,只知道生活在他人的意见之中,也可以说,他们对自己生存的意义的看法都是从别人的判断中得来的。”卢梭似乎语带讥讽,可问题是,像“野蛮人”那样完全不在乎别人的观感,活着的意义甚至意思又在哪呢?还是应该更多从正面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柯察金的话并不像某些人所批评的那样“假大空”,相当程度上是实话实说: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把自己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右”算“半桶水”
    
       “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不正是共产主义吗?作为“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共产主义并不是“假大空”,而就是直接源于人性、基于人性、发于人性,人原本大公“仁”人。从起点讲,“左”对人性首先是自利的确犹抱琵琶,不如“右”来得旗帜鲜明;但从终点看,“左”反而对了,“右”反而谬矣,因为“右”并没有真正把人性自利讲透,不曾发现人更大的本质正在于利他、在于仁、在于公。从这一意义上讲,中共宣教的“大公无私”并没有错,尤其中共各级领导干部作为公务员,更应该讲究先人后己,乃至追求大公无私。在对人性的参悟上,如果说“左”是马失前蹄,“右”也充其量算“半桶水”!
    
     走笔至此,想起唐朝青原惟信禅师所讲的求真三境界论:
       “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任志强气冲斗牛,自以为真理在握,殊不知,他只是处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中途岛,他认识到了人性首先是自利,但对自利的指向与内涵缺乏认识,更不曾认识到人本大公“仁”人,而是停留在了极其浅薄的自利层面——这才是任志强认为自己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骗了的真实原因!
    
     尽管走过“耳顺”之年,但由于心智还没有真正绽放,任志强内在的正能量仍然不足,未谙以崇高的精神鼓舞人,不太相信人世的美好,从而铸定“小人眼里无君子”之错。不仅任志强如此,整个“右”的阵营基本如此,甚至整个主流社会也基本如此,强调人性首先是自利,天经地义;但以人性首先是自利而否定大公无私乃至人类的理想甚至美德,大错特错,人类的理想与美德不仅像人性首先是自利一样真实,而且远比人性首先是自利稀缺得多——因而也珍贵得多。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右”的当务之急是抓紧自救,放下“致命的自负”,对人性再参再悟,全面准确透彻把握人性自利,为人生美好与社会和谐奠定正确的人性观!
    
    
     娱乐圈的天价片酬是什么逻辑,明星配不配拿天价片酬?
    
     日本侵略中国的背景?99%国人竟不知道!
    
     毁三观:那些真实而又不为人知的“秘密外交”!
    
     十年回看:“权谋家”金正恩!
    
     教育公平:这句口号的愚蠢与邪恶
    
     Chairman Mao问“我死后会发生什么?”邓小平8个字语出惊人
    
     贫穷,是因为穷人不努力吗?
    
     鸡汤没错,错的是你真看懂了吗?
    
     娱乐圈的天价片酬是什么逻辑,明星配不配拿天价片酬?
2016-11-17 15:04:22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1/0 页 每页 10 贴 本主题贴数 0   分页: 转到
管理选项:  删除  | 总置顶  | 置顶  | 精华  | 普通  | 转移该贴到:
 
快速回复(必须登陆成功才能发表)
 用户名:  密码:
 主  题:* 不能超过50个汉字或者100个字符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空格 超级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 飞行的文字 移动的文字
 

 
  
 
高层管理者培训与发展服务网-EDPSP.com
通信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67号中央新影厂主楼528室
联系电话:010-51656461 QQ群:13083502
?2004-2008 8848hr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898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