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hr,巅峰培训网

Home | 管理咨询 | 职业认证 | 公开课 | 企业内训 | 培训师资 | 培训搜索 | 北大研修 | 清华研修 | 分类广告 | EDP

巅峰培训论坛 > 咨询产业论坛 >
你必须先进行登录 才能发贴,注册新会员请点这里.
今日贴数:5878 |主题总数:4681 | 帖子总数:6001 | 会员总数:2297

最新贴子 |  热门贴子 |  搜索贴子 
  本版搜索:  
    您是本贴的第 700 个阅读者  
  主题:以色列“科技强国”创新神话,还有多大吸引力? 2018/11/21 12:28:04  
   大众创业
   等级:论坛游侠(一级)
   积分:214分
   注册:2016-1-29
   发表:65(42主题贴)
   登录:103
1  
以色列“科技强国”创新神话,还有多大吸引力?
     说起以色列,许多中国人感到神秘,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差不多时间建国,经历了五次中东战争,在周围全是敌对国家的情况下,硬生生地在中东地区以唯一的民主国家姿态拔地而起。
    
     这个马克吐温眼里“荒凉、贫瘠和没有希望”的沙漠之国自然资源严重匮乏,只有800多万人口。但以色列人均科学家、工程师、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居全球第一,境内有超过五千家初创公司,这一数字仅次于美国。以色列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位于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后,居世界第三。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世界级发明创造也来自这个国度,比如樱桃小番茄、滴灌技术、胶囊摄像机、U盘等。最近几年,前往以色列进行创新考察的中国团队,每年高达三百多个……
    
     但在关于以色列科技创新的叙述中,故事的另一半没有被讲述。
    
    
     【创业未必“火”】
     以色列初创企业,与全球趋势基本一致,即使成功获得融资,多数也是以“离场”为结局,无法回报投资者。以色列统计局数据显示,4029家初创企业2011-16年接受调查,其中37%在2016年底以前“停摆”。
     早期初创企业尚未获得融资,通常不在以色列税务部门或国家保险机构注册,因而不在中央统计局调查范围内。
     2016年以色列396家初创企业关停;2015和2014年,这一数字为307家和263家。全球范围内,早期技术类初创企业融资额度呈现下降趋势,以色列并不例外。
    
    
     【员工收入“平”】
     据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数据,2017年,技术类企业融资620笔,合计金额52.4亿美元,比上一年增加9%,创新高。
     只是,企业融资与员工收入,实际未必相关。
     以色列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初创企业员工平均月收入为13800谢克尔(约合3680美元),比2015年增加5%,是全国月均工资(9200谢克尔,2600美元)的1.5倍,比同年月均收入最高的信息和通信行业(20960谢克尔,5888美元)低近35%。
     初创企业员工收入水平在以色列属于“一般”。
    
     事实上,在以色列大部分初创企业规模不大,员工2至5人很常见。
    
     大量小型初创企业拉低平均工资。据中央统计局数据,员工少于10人的初创企业中,月均工资为12300谢克尔(3440美元);20至50人的中型企业中,月均工资20500谢克尔(5733美元);超过50人的大型企业,月均21300谢克尔(5957美元),即全国平均工资的2.3倍。
     开发应用程序的初创企业薪资最少,月均11500谢克尔(3218美元)。
    
    
     【创业之都显“地缘”】
     以色列获称“创业之国”,似乎创业“风气”弥漫这一国度。其实,“创业之国”表述似乎不准确,初创企业集中落户在特拉维夫。如果有“创业之都”一说,特拉维夫为代表的中部地区名副其实。
     依据中央统计局数据,以色列初创企业大约72%地处特拉维夫及其郊区,初创行业78%的职位在特拉维夫地区。
     初创企业相对集中,赋予劳动力在市场有更多议价能力。
    
    
     【军队成就创新国度?】
    
     《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Start-up Nation: The Story of Israel's Economic Miracle)是一本被诸多中国赴以参访团奉为“红宝书”的著作。近年来,这本书的作者之一 索尔辛格 (Saul Singer) 几乎每周都被邀请去给中国参访团讲课,甚至多次受邀到中国为中国创业者们进行演讲。
     近年中国的“双创”热情渐入佳境。与此同时,这位作者凭着六七年前在以色列调查的老数据(吃老本)大受国人欢迎。有分析人士指出,他的这本畅销书没有直面以色列的社会和经济问题,而是单方面突出了以色列国防军(IDF)和前苏联技术移民在创新领域中的作用。在某次会谈中,曾有一位汽车领域的中国商务人士向作者辛格提问:“军队生活也会给年轻人带来一些坏习惯,以色列如何避免这类问题?”辛格并没有直接应答这个问题,而是大谈特谈以色列军队情报部门(代码8200单位)向创新领域输送大量人才。
    
     以色列实行全民强制兵役制(不针对阿拉伯裔的以色列人),除了宗教和特殊身体原因,无论男女18岁后都应征入伍,一般男生三年,女生两年左右。显而易见,全民兵役制从制度上确保能够为军队输送最优秀的年轻人才,其中某一特殊部队对于年轻人的特殊选拔和培养更易培育出未来创业的人才。
    
     然而,军队的说辞成了绝大多数以色列创业神话的理论磐石——不免有些夸张。许多以色列宣传人士(讲好以色列故事)表示,以色列的很多先进尖端技术,最早萌芽于军队科研机构,然后转化到民用领域。事实上,这样的现象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高频发生。有趣的是,这样的情况在中国本土企业崛起的语境中就成了“某企业有军方背景”,在以色列就是“军队成就创新国度”。
    
     在这么一个资源匮乏的小国,对于一个二十六七岁才能完成大学本科学位,又想干出一番事业的年轻人而言,创业本来就显得比投身于某个公司、从基层开始工作更有意义。值得借鉴的是,以色列社会对于创业失败的容忍度很高,创业者无需面临各种社会压力,同时政府还为部分创业者提供资金支持。所幸的是,对于创业失败的认识迭代也在中国的创业界慢慢落地生根。
    
     辛格也好,其他以色列高校和机构的创业课程讲师也罢,他们没有告诉中国参访者:几乎所有以色列年轻男女在结束军队生活后多会奔赴亚洲、印度、欧美,进行较长时间的旅行生活,因为艰辛的军队生活让年轻人身心不堪重负,不得不休息调整一段时间再进入大学学习。更有一些年轻人因为失去战友和面对对抗中的道德抉择而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网络安全“牛”】
    
     以色列网络安全技术队伍在全球范围内获得较多认可,也得益于创始人在军队中所获知识和经验。
     特拉维夫大学的伊萨克本-伊斯雷尔教授估计,以色列占全球网络安全行业营业额的10%。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以色列这一行业有超过260家初创企业,雇用2550人,占所有初创企业薪资的9%。追踪以色列高技术产业的非政府组织创业国度中心在一份报告中说,以色列2016年吸引全球网络安全行业总投资的15%。
     即使处于初创阶段,网络安全企业薪酬最高,2016年平均月薪为18500谢克尔(5176美元);薪酬次高者是电信技术企业,月均16500谢克尔(4617美元);再其次是医药和半导体,15900谢克尔(4449美元)。
    
     然而,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市场,是否能报答投入这一行业的资本并维持这些初创企业的生命力?另外,以色列国防军是否能保持创新势头?这一切似乎难有定论。
    
    
     【当“卖卖卖”遇到“买买买”】
    
     中以两国在1992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两国的双边贸易从上世纪90年代的5000万美金上升至2015年的120亿美金。2012-2016年期间,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公司的投资已超过150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以色列科技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6年前往以色列进行商务考察的中国团队高达300多个,也就是每个工作日将近两个。中国代表团的规模大小不一,2-5人的小规模考察团队通常有非常具体明确的考察项目。当然,参访团中也有20-50人的大团,他们多是来自国内各大商学院、高级俱乐部、协会团体等不同背景的商务人士。这些中国团一般都以考察创新国度的名义,对以色列进行一周左右的学习考察。
     就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这些团队所考察的公司、机构、学校、接触到的演讲嘉宾等同质化较高。换而言之,中以商务考察已成产业,并日趋成熟。
    
     自2016年11月11日,以色列是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全世界第三个向以商务或旅游为目的的中国公民开放十年多次往返签证的国家。这样的签证政策不仅体现了以色列对于中国的整体开放态度,也表明以色列与时俱进,果断采取实质举措,缓解日益高涨的中国商务参访潮。
    
     在以色列的创新生态环境中,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政府官方还是以色列的大小新创公司多会明确向中方释放这样的信号:我们以色列“卖卖卖”和中国的“买买买”堪称天作之合。这样的姿态和目前其他号称科技强国(德国\美国等)对于中方收购的谨慎、保守,甚至排斥、阻挠态度截然不同。
    
     以色列初创企业绝大多数都是高科技公司,这和中国初创企业的百家齐放状态非常不同。中国的初创公司中有不少立志于餐饮、运输、艺术教育、甚至实体制造业等,但以色列的初创公司几乎清一色来自高科技领域,比如网络安全、金融科技、物联网、生物科技、医疗器械等等。创业领域的不同和两个国家的规模和发展形态密切相关。作为一个被四方敌国包围的飞地和自然资源极其匮乏的国家,面对仅有的八百万人口,以色列的初创公司声称从创业的第一天就想立足全球市场,实则无奈之举。在创业项目的选择上,高科技领域当属开启全球市场中操作性最强的领域之一,其他文化、教育、服务等领域对于本地化和团队规模有更高的要求。
    
     平心而论,大多数以色列初创公司的路演能力堪忧。对于只有短短几天参访时间的中国投资者来说,初创公司通常只有五到十分钟短暂的路演时间。大多数以色列创业者都是第二、第三代以色列人,从二十多岁到五六十岁不等,其中不乏连续创业者。一般这些寻求A轮投资的初创公司团队只有三到五人,有时在路演现场就能见到团队所有成员。演讲人通常穿着休闲,而不是西方传统的西装笔挺。很少有通过路演来寻求C轮投资的公司,而中国的投资者往往倾向于IPO上市前寻求最后一轮融资的成熟企业。因此,双方在融资的时间点上往往难以合拍。值得一提的是,但凡与中方有过接触的以色列商务人士,一般都会使用微信。以方会根据中方交流习惯中的偏好来进行投资方面沟通,这样灵活机动的交流方式在以色列表现尤其明显。
    
     在以色列建国初期复兴希伯来语运动的影响下,这些路演者的英语表达能力普遍一般,多有较重的以色列口音。当然也有例外,有的演讲者是移民到以色列的北美犹太人,他们的英语演讲往往更容易受到中国投资者的亲睐,也因为他们来自北美文化圈,待人接物上比本地以色列人更为文雅,这一优势在与中方后期深入的商务谈判中得到体现。值得注意的是,在短暂的路演阶段,鲜有以色列初创公司能明确并主动说明自身相比同行业竞争者的优势。通常只有中方投资者明确竞争优势这一问题时,他们才进行讲述,路演过程中他们更热衷于勾勒未来十年的市场蓝图。当中方提出估值的问题时,绝大多数以色列公司避而不答,往往采取让中方预估的姿态。
    
    
     【理性看待神话】
    
     中国的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型企业也纷纷传出投资以色列高科技企业和其他机构的新闻。通常在高科技领域注入资本是为了等待企业IPO退出或者买断某项尖端技术。
     值得注意的是,IPO退出或者被提前收购几乎是每个以色列高科技新创公司的梦想,这样的卖家心态在以色列尤其突出。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特殊的地缘位置导致以色列国民普遍缺乏安全感,此外,大多数以色列人耐心不足,所以通常在“小而美”的格局时便开始寻找接盘侠。
     事实上,能够成功退出的初创公司少之又少。即便成功退出,IPO也不是万事大吉。例如,以色列某 3D打印公司是近年来中国团常去拜访的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IPO后,曾在2014年达到历史股价高点,每股超过120美元,时至今日已经跌至16美元。当追求IPO退出和收购成为国民创业的普遍心态时,或许不得不追问这些创业的根本意义,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有如此多的连续创业者——只要找到接盘侠,甩手一卖便可以开始下一次创业。
    
    
     近年来,中文媒体已经开始逐渐理性看待“德吹”、“日吹”。在双创热潮中,即便在资本寒冬,“以吹”之风盛行于世。不少中文微信公众号、网络媒体以及以色列媒体的中文版面对以色列进行几乎清一色的正面报道宣传,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很多,比如某些媒体背后的资金来源、部分中国民众对于诗和远方一厢情愿的美好想象、商务中介机构的美化宣传、旅行考察机构的业务使然等等。
    
     不过,随着这几年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袖珍大国“以色列”近似神话般的科技还能轻易迷惑咱们中国资本吗?答案是越来越理性,难了!以色列相关部门也注意到,如今的中国早已焕然一新了,不再是上世纪90年代那个以低成本制造业闻名的新兴市场了,更不是5年前中国资本刚开始对以色列科技生态系统进行投资时的样子了。今天,中国也成为了一个盛产高科技企业的创新国度,它不再是那个相信以色列的任何创新都是具有开拓性和需要投资的“新手”了。
    
     以色列的创新成就对于我国“双创”确有参考意义。趋之若鹜的同时也要看到,这个中东小国自身面临的特殊社会困境以及产生他们各种心态和做法的社会历史渊源。只听了一半的故事往往教人心生念想,实际上,还要等待另一只悬在空中、尚未掉落的靴子。
    
     现在的中国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购买技术,中国企业和投资者更加看重创新技术在中国市场的潜力。中国有数亿的中产,他们拥有强大的购买力以及丰富的资金,他们不再轻易被创新技术所迷惑。对于那些将目标群体定位于中国中产阶级的以色列企业来说,他们必须去调整自身来适应中国的改变。
    
    
     如何看待苹果公司股票市值万亿美元?非典型分析
    
     分享下我对于读书学习的理解
    
     如何正确看待中国科技的真实实力
    
     光明日报: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一说不成立
    
     中科院院士王光谦:科技成果转化难是一个伪命题!
    
     日本神钢、丰田、日产“造假事件”凸显“供应链国家战略”的重要性
    
     产业升级:不予西方活路的中国
    
     “曹德旺跑了”这事怎么看?深度分析
    
     思考:安迪-比尔定律、摩尔定律与反摩尔定律
    
     还在吹德国工匠?智商有点低!
    
     “汉芯之父”陈进~骗上亿科研经费,怎么看?
    
     国家核安全局: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真相到底如何?
    
     有限的石油恰恰用不完,你永远等不到枯竭的那一天!
    
     铁路产出与安全性中国均为世界第一,谈媒体急需科普整顿
    
     跟着名嘴反转基因 让中国农业错失良机
    
     东方超环EAST“人造太阳”实现一亿度运行
2018/11/21 12:28:04
编辑该贴   回复该贴  
1/0 页 每页 10 贴 本主题贴数 0   分页: 转到
管理选项:  删除  | 总置顶  | 置顶  | 精华  | 普通  | 转移该贴到:
 
快速回复(必须登陆成功才能发表)
 用户名:  密码:
 主  题:* 不能超过50个汉字或者100个字符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空格 超级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 飞行的文字 移动的文字
 

 
  
 
高层管理者培训与发展服务网-EDPSP.com
通信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67号中央新影厂主楼5楼
联系电话:010-51656461 QQ群:13083502
巅峰培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898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