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投融资服务>>新闻:私募豪赌重啤咽下苦果
索引

>>投融资首页
  ┃
  ┠会员登陆
  ┠新闻与论坛
  ┃
  ┠融资直通车
  ┃ ┠项目在线
  ┃ ┠服务在线
  ┃ ┠资金在线
  ┃ ┠产权交易在线
  ┃ ┠
  ┃ ┠发布项目信息
  ┃ ┠发布资金信息
  ┃ ┠发布服务信息
  ┃ ┗发布产权交易
  ┃
  ┠FAQ问答
  ┠银行介绍
  ┠合作伙伴
  ┠专题报告
  ┗金融服务产品指引

  * 【花小钱、办大事!】某央企下属北京生态环境研究所,2018-2019年预“股份合作”改制引入战略合作机构。有实力、感兴趣的企业欢迎联系微信:496401008   * 能源电力业500强董事长高级研修班 \ 国家发改委国际产能合作领军企业班
* 清华大学艺术品投资与鉴赏高级研修班
* 集团管控总裁班 \ 财务总监CFO \ 人力资源HR研修班 >>> 更多课程
     

 

私募豪赌重啤咽下苦果


发布日期:2012-1-13   来源:证券时报   
12个交易日,对于深陷重庆啤酒反弹迷局的私募机构而言,无疑是一段煎熬的日子。在去年12月21日杀入打开跌停板的重庆啤酒后,已出逃的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席位上的资金咽下了苦果,于1月10日斩仓出局,亏损或超2000万元。不过,国泰君安另外2家营业部席位上的资金依然高调地接盘了股价摇摇欲坠的重庆啤酒。

在豪赌重啤反弹的资金中,隐现着私募机构的疯狂,也让国泰君安旗下4家营业部和总部席位再一次成为市场焦点。

国泰君安5席位资金深陷其中

去年12月21日,国泰君安总部席位及打浦路营业部席位的资金介入了打开跌停板的重庆啤酒,分别买入了2.66亿元和1.29亿元,不过,后者在1月10日卖出了1.01亿元的重庆啤酒股票。而国泰君安的总部席位资金仍在硬撑反弹之局,若以昨日收盘价粗略计算,其浮亏可能已达4000多万元。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数据显示,若以收盘价计算,重庆啤酒自去年12月21日打开跌停之后,截至昨日,跌幅已达17.08%,而同期大盘则上涨3.87%。

与其同病相怜的是,安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席位在去年12月21日斥资4809万元杀入重庆啤酒后,也在1月10日卖出了4452.3万元的重庆啤酒,亏损后割肉出局。

“从操作手法上看,这批资金是为了抢反弹,反而被套进去。虽然去年12月21日打开跌停板,还一度冲击涨停板,但次日封跌停板,没能跑出去,筹码就一直砸在手中,所以只好割肉。”国泰君安打浦路营业部人士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国泰君安总部席位资金和长春市长春大街证券营业部资金依然扎根在该股票上。此外,1月10日国泰君安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和上海天山路证券营业部席位上的资金仍买入4554.71万元和2444.56万元,接力豪赌重啤反弹。

在此之下,国泰君安交易席位成为了近期市场瞩目的焦点。

“国泰君安的营业部由于历史原因,历来都是上海私募机构主力资金盘踞的大本营,加上国泰君安的机构销售队伍和私募机构联系较为紧密,这也使得国泰君安交易席位总令人关注。”据上海某大型国有券商机构销售人士透露。

在上述12个交易日中,多家券商营业部资金几番对倒出货,带来的巨大的交易量让重庆啤酒数次登上股票买卖龙虎榜前5席。除国泰君安旗下营业部之外,中信证券3家营业部也登上了买卖龙虎榜,银河证券和长江证券则各有2家营业部登上龙虎榜。

泽熙暗中推波助澜?

在上述交易席位中,国泰君安总部席位和打浦路营业部席位最引人注目,因为其一度是著名私募机构泽熙投资的交易席位。

据了解,国泰君安总部席位是大宗交易平台上的“常客”,曾在多伦股份和正和股份的暴涨中多次亮相。但是,泽熙投资日前已否认通过国泰君安总部席位和打浦路营业部买卖重庆啤酒。“我们公司旗下的研究员并没有对外推介重庆啤酒这只股票。根据公司的投研安排,发行的产品也没有介入重庆啤酒。”泽熙投资相关人士表示。

似乎可以洗清泽熙投资嫌疑的一个佐证是,根据该公司在1月6日公布旗下5只产品的净值显示,并未出现大幅下跌的情况,甚至多数产品出现较大程度的上涨。但是,泽熙投资是否会在重庆啤酒1月10日大跌之后接盘呢?这一点引起了市场人士的揣测。

有业内人士指出,泽熙投资即使在上述交易席位曝光后进行转移,但可能将交易席位保留在国泰君安,这一点从国泰君安一直是该公司产品的分销商就能看出。

私募演绎重啤反弹迷局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私募机构导演了重庆啤酒反弹迷局。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泰君安总部席位一直是私募机构的“御用”交易席位。

“从操作上看,其手法就是一群私募机构的联合行动,并有与大型机构暗通款曲的嫌疑,在这一轮出货中,大型机构也应该借机放出了一部分股票。”熟悉内情的人士指出。

业内人士指出,不排除是上海地区的部分私募机构导演了重庆啤酒这轮震荡下跌。而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显示,截至目前,上海地区的阳光私募,例如尚雅、睿信、智博、混沌等旗下产品收益变化有背离大盘走势的现象。

但这也不能完全将其归结为阳光私募的参与。“阳光私募参与这种投资的风险较大,如果是收管理费形式的阳光私募,则不会在年初就押宝在这种股票上。所以更可能是地下私募所为。”朱雀投资相关人士表示。

“很多资金例如大型机构都没有逃出来,可能是这些资金联合地下私募做局,先打再拉,慢慢出货。”据上述熟悉内情的私募人士预计,“所以重啤现在的价位还难说是底部。”